当前位置:


已经几个月没有见到我最爱的爷爷了,脑海里时常回忆起他老人家硬朗的身姿。爷爷临近古稀之年,头发依然黝黑,腰杆笔直,登高跳远样样不比年轻人差。

这身子骨锻炼发展史应该追溯到他十三、四岁的时候,家里只有他一个劳动力,一人包揽了两、三个人的活。在那个记工分的年代,他当上了村里生产队队长,从此干活更是不惜力气,经常中午不回家。虽然在外人看来他是个好队长,但是奶奶却因此不太高兴,因爷爷一心忙事业,对家里的事情不闻不问,大梁只能由奶奶一人扛起。现在奶奶翻出来陈芝麻烂谷子的旧账喋喋不休的时候,爷爷总是默默走开。或许他当时真的是年轻气盛,一心扑在事业上,或许是对奶奶的忍让,或许是他选择用沉默的方式坚持自己的本心。

功夫不负有心人,爷爷年纪轻轻就入了党,先是当上了村长,后来又干起党支部书记,这一干就是大半生。北方的冬天冷的干干脆脆、彻彻底底,河边的柳枝早已和河水依偎在一起,在冻得结结实实的河面上剩下几只被娃娃们忘了的木爬犁。这一天小村子里并不宁静,因为村里一个精神分裂的妇女掉进了井里,井口不算宽,正好将她卡在半截,她的膝盖以下都泡在了水里。她的丈夫和三个孩子对着井口哭天喊地,全村的人都赶过来帮忙,大家问爷爷怎么办,爷爷眉头紧锁观察了一会说:“让我试试吧,我会水。”话音刚落他就行动了,他绑上大绳子下到井中把妇人救了出来,她得救了,爷爷却因此大病一场。

爷爷不光是村中老少的偶像,更是个“万人迷”。农村的集市很热闹,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聚在了一起,卖CD光盘的音乐声,卖糖葫芦的吆喝声,卖小商品的广播声,人们讨价还价的声音不绝于耳。大家都忙着买卖商品,但是赶集对于我爷爷来说更确切的说法应该是参加聚会。他几乎逢人就会攀谈几句,甚至还会勾肩搭背,说说玩笑话。我最害怕的是他赶完集回家开上他的坐骑——一辆小摩托车在大马路上扭着脖子到180度跟人打招呼。我坐在后面哭笑不得地提醒他:“看前面呀,我的爷。”

遇到问题就义无反顾冲在前面的他,在我心里一直都像巍峨山脉般坚强,但是我却没能发现他心底的脆弱。2013年,奶奶因为手术处理不当被推进了北京协和医院重症急救室,大夫给我们下了病危通知单,当时爷爷眼睛红了,眼眶湿润了,他低下头用手背擦拭着眼角的泪水。那是我第一次看见爷爷的眼泪,这眼泪无声却饱含深情。幸好,最终奶奶幸运地逃离了鬼门关,出院之后爷爷更加呵护包容奶奶,我知道那是爷爷最极致的温柔。

我的爷爷就是我心目中的大英雄,从前是,现在是,未来也是。因为有他,生活中哪怕遇到风风雨雨我也总能找到避风的港湾,随时都有人陪伴不至于孤单。

唯愿我的超级英雄平平安安,健健康康。  (作者单位:中国二十二冶集团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