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宋的著名科学家沈括在《炼钢》中写道:“凡铁之有钢者,如面中有筋,濯尽柔面,则面筋乃见。炼钢亦然,但取精铁,锻之百余火,每锻称之,一锻一轻,至累锻而斤两不减,则纯钢也,虽百炼不耗矣。”钢的形成是要铁经过屡次烧炼锻打方能成钢,“钢”的这位主角便是中国三冶集团电焊班长—吕成刚,他人口中的“吕师傅”。

大家叫他吕“铁人”

“吕师傅是我们这的名人啊!”说话的是三冶机装空分分公司的技术员张英华。“吕师傅的焊工技术在我们那是鼎鼎大名的,经他手焊过的焊缝,探伤合格率特别高。”

“在鞍钢干3.5万立制氧的时候,吕师傅和我被分到一个工号,当时铝合金、不锈钢管道焊接的合格率很低,每次探伤后,看着那些不合格的焊缝,所有人一筹莫展,工程进度停滞不前。下班的时候大家都走了,就看见吕师傅一个人蹲在电焊机旁,出神似的想着什么,神情可专注了…

第二天,来到现场,我看见吕师傅一个人正在那拿着焊枪在那焊呢。”张英华说,事后才听说吕成刚那天晚上是在现场呆了一夜,就是为了想怎么才能解决焊缝合格率低的问题。

他在那次的鞍钢3.5万立制氧工程中发明出了新的焊接工艺,他提出了将管道两端堵住,向管道中充氩气进行保护焊接,大大提高了焊接质量,降低了焊口返修率,他们班所焊接的上万道口合格率在98%以上,创造经济效益十几万元。业主知道这事后,纷纷对这个看上去外表憨厚,平日里话不多的人竖起大拇指。

“干空分塔工程的时候正是大热的天儿,塔外面的温度都33度!更别提塔里了!能达到四五十度,再加上电火的烤、烟的熏、刺鼻的气味,一般人个把个小时就够受了!”张英华回忆说,吕成刚把毛巾沾上水,挡着鼻子,一干就是两个多小时!汗水浸透了工作服,一拧哗哗直淌,出来后人就接近虚脱,但他硬是带领全班按时出色完成了焊接任务,各种铝管和不锈钢管道焊口7000多道,焊接质量要求特别高,工作量还大,如果焊接跟不上,必定影响工期。

以往制氧工程,塔内仪表铜管均采用气焊焊接,焊接质量无法保证,设备投产后仪表管容易开焊,影响生产,而且每次检修费用都在20万元以上(因为塔内管道检修需扒除珠光砂)。吕成刚采用氩弧焊的焊接工艺,使仪表管的焊接合格率达到99%以上。

 “从那之后,大家都管吕师傅叫吕‘铁人’!”张英华的脑袋往上一仰,似乎在说“吕师傅”是他们的荣耀。

与病魔抗争的“钢铁人”

“那年正在干铁西储煤罐项目,7月大热的天儿,还赶上大干。”吕成刚说,98年的夏天对他来说特外的“热”。

“那段时间我说话费劲儿,嗓音还哑,一开始就以为天气热,火气大感冒了呢!我隔几天就去让大夫看看,再开点药就回到现场干活了。但是好长一段时间也不见好,最后医生决定给我会诊看看。经过专家的会诊,我被确诊得了甲状腺癌。”说到这里的时候,吕成刚的脸上神情坦然,丝毫没有癌症患者的低沉表情。但当时,这一突如其来的消息,犹如晴天霹雳,这让一直自认为有个好身体的吕成刚也受到了巨大打击。

病魔并没有得逞,它没能击倒这位吕“铁人”。他积极配合治疗,一个月内就做了3次大手术,化疗、放疗也持续了半年。半年后,吕成刚重新拿起了电焊把,用弧光继续勾勒着他的钢铁人生!

2002年,吕成刚担任了电焊班班长,还被破格晋升为电焊技师。与病魔抗争着的他,先后成为全国优秀焊工,全国一级焊接技师,辽宁省技术带头人。

那年的夏天热的像高炉里的火,曾经的“铁人”已淬炼成钢!

爱上钓鱼的急性人

入场25年来,“工期紧,任务重”这对他来说都是常事儿,久而久之让这个技术带头人变成了个急性子,说话的时候总是不经意的皱起眉头。

在家的时候,儿子总是对他说:“爸,你那眉头就不能别皱了,我想变成一把熨斗,把那些褶子都给你熨平。”回想起这段话时,他眉开眼笑,他说这孩子特别懂事,学习成绩并没有因为他常年在外施工而下降,反而在鞍山一中这所优秀高中里名列前茅,儿子是他的骄傲!

倔强的吕成刚接受了儿子的“批评”。偶然的机会他在钓鱼中找到了乐趣,“那就钓鱼吧!这个还挺修身养性!”

“在外地施工的时候,闲暇时间里我喜欢钓鱼。我都是在咱们施工地附近找小河沟钓,钓鱼时能让我整个人静下来,在静的时间里还能思考问题,思考人生。”

 “钢铁人”人生中的遗憾事儿

吕成刚平日里喜欢看战争年代的影片,“我最大遗憾的就是没当过兵。看着影片里的战士为了国家尊严和人民幸福英勇献身的时候,我这心里激情澎湃的,汗毛孔马上就竖起来  !”说到这,吕成刚不自觉地整了整身子,精神倍增。

“或许我的心里是有英雄情结吧。”他腼腆地笑这说到。“我最喜欢的是人物是保尔·柯察金,看到这个片子的时候对我触动挺大!我觉得有些地方我跟保尔经历类似,我们都是与病魔抗争。当初医生说我最多能活8年,我现在都已经活15年了!人就是要想得开,要在最短的生命里有所作为、有所贡献!这样才活的有价值!”

能够如此从容、乐观、积极的看待人生,他说:“我从没把自己当成一个癌症患者,我的身份是电焊班长,父母的儿子、妻子的丈夫、儿子的爸爸,是社会的一份子,只要我还活,这些责任还在身上,我只是做我该做的而已。”

“钢是在烈火里燃烧、高度冷却中炼成的,因此他很坚固。我们这代人也是在斗争中和艰苦考研中锻炼出来的,并且在生活中不灰心丧气。”在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中,他说这是他最喜欢的一句话,每每想起都会倍受鼓舞。

如此热爱生活、珍爱生命的他从没后悔对职业的选择,尽管远离城市的喧嚣,远离家庭的温馨,但他在付出中感觉生命沉甸甸的分量。这些年,在激情奉献中,吕成刚曾荣获公司、市和省劳动模范。今年又荣获全国“五一”劳动奖章。 (中国三冶 李宜威) ②